特殊的毕业季幕后的他们守护目送成为仲夏的回忆

特殊的毕业季·下|幕后的他们守护目送,成为仲夏的回忆

每一年,都有“同学”变为“校友”,“我们学校”变为“母校”。

“这几个男生,一米八五的大个子都哭了,特别感动。”陶婧告诉记者,有些男生本来已经安排好下午回家,但得知学校要办两场毕业典礼的时,二话不说改签车票,他们说,“只要学校需要,我们永远在。”

当遇到留在上海工作的学生,他会讲上一句,“好好工作,樱花开的时候,过来看看。”

2020年的毕业季,也许少了相聚,但不掩祝福与郑重。

最美的季节还是樱花盛开的时候,但那时的校园空空荡荡。有学生想进来看看樱花,吃一顿食堂的饭,碍于规定,他也不能放同学进来。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刺客信条:英灵殿专区

特别的活动下,也有特别的人物存在。

不止老师和学生,后勤、学工部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也为这一场最后的盛会保驾护航。

他直言,晚饭后,坐在沙发上就不想起来了,“每位队员都是这样,不是我一个人辛苦。”

7月1日同济大学毕业典礼上,保卫队员夏养行作为教职员工代表上台,接受学生献花。

“在防疫工作到位的情况下,还是想给2020届的毕业生不一样的回忆。”陶婧说,上半年看过太多的伤感,想在毕业季带给学生温馨的回忆。

由于疫情管控,校外车辆不能进入。行李从宿舍区到校门口这段不短的距离,就由保安用巡逻车短驳运送,南宿舍区到门口5分钟,北区要10分钟。

“晚会其实算不上精良,但能给大家唱一首歌,同学之间也会更有共鸣。”陶婧说。

徐学人是学校吉他协会的会长,为了这个别出心裁的环节做足了准备。他称:“最后一学期,毕业生们可能就这么在家里糊里糊涂地过了,想在分别之际为大家留下难忘的时刻。”

一场以紫色为主题色的毕业晚会落幕。樱桃河畔和丽娃河畔的百子莲,开得灿烂。

“这么多年第一次上台,心情比较激动,这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他笑说,闷热天里帮同学搬运行李也值得了,能看到同学开心毕业,自己心里也有成就感。

有同学因为手扭伤无法搬重物,打来电话求助,夏养行和同事戴上口罩,做好测温登记,进宿舍搬。上海梅雨季的闷热,他感受强烈,一趟上下楼,衣服就湿透了。

“双手触摸到校旗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对学校的热爱和眷恋有多么强烈。”有毕业生说,“谢谢学校给了我们一场特别的毕业典礼。”

上半年看过太多伤感,让毕业季带来温馨回忆

由于其他年级的同学未能返校,今年毕业晚会的幕后策划和表演者百分之九十都是毕业生。不到一个月时间的准备,这是他们办给自己的晚会,更加从容、勇敢地面对未来,也是他们送给自己的祝福。

毕业典礼还没有定数的时候,作为毕业生的他曾感到遗憾,在朋友圈写道:“上了三年的毕业晚会,到我这一届却没有了。”社团联的老师看到后,评论道:“也许会有的,做好上台准备。”

今年,男生毕业了。“其实看着他们积极向上,就是我最高兴的事了。”陶叔感叹道。

对徐学人来说,每年参与毕业晚会已经成为了惯例。

游戏中玩家可以选择主角的性别,而一位女性维京战士是否可以在战场上挥舞战斧厮杀呢?Abrams给出的答案是“有可能”。他表示最近在斯堪的纳维亚等地的坟墓中发现了一些带着武器的女性尸骨,可以表明她作为战士、贵族的身份。不过即使存在,这种女战士也是非常稀有的。

一把吉他,两位歌手。现场点歌环节,不加装饰的旋律,却带给观众惊喜。

进入同济保卫处12年,夏养行每年都去典礼现场,皆是在外围负责安保、交通管制等工作。

但是陶叔不觉得辛苦,他认为这是对学生和学校的双向负责,而且“学生都非常配合我的工作,他们素质都很高的”。

经过前期摸排,愿意返校参加毕业典礼的同学比往年实际到场的学生还多。于是,为了控制人流密度,完成毕业生的心愿,毕业典礼在两个校区就地举行。“当时学校决定,即便下雨,也要风雨无阻。”陶婧说。

而男生也理解陶叔的苦心,每次运动完都会跑到他旁边展示一下跑步后的汗水和通红的脸颊,这也成为他们心照不宣的小默契。

毕业典礼前夕雨水不断,工作人员冒雨连夜布置场地,搭台、铺电路、摆椅子、贴背贴。暴雨打湿了保护罩下的椅套,他们再重新安排,保证盛会如期举行。

“我帮他们分析一下,心结就解开了。”他会问同学 “为什么要读书”“想不想留在上海工作”等问题,希望启发他们尽早规划人生方向,不要在迷茫中蹉跎了最好的大学时光。

“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内心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学校带给我们的温暖难以言表。”他说。

陶婧介绍,“如果遇到下雨,即便现场没有观众,我们也会把每个座位上的荧光棒都点亮。”

“我们也没时间看樱花,主要是学校里的猫看了。”疫情后的校园,管控流程多,设岗也多,他年后没几天就匆匆赶回,大巴停运了,他拜托顺道的亲戚驾车送他返岗。

不过这种进攻方式并非总能如计划的那般顺利。在过去与苏格兰的战争中,潜入的维京战士就遇到了他们的劲敌:苏格兰蓟花。这种带刺的植物让大意踩中的维京战士们发出痛苦的哀嚎,也让他们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一天下午是他整个毕业季最清闲的一天,同学都来参加典礼,少有人搬运行李。

不过,他告诉记者,运送行李的8位同事都没有怨言,这是疫情之下的特殊安排,而同学也纷纷送水感谢。

在这个特殊的毕业季,仪式感成为了更重要的主题。

一面长30米、宽20米的校旗从在场毕业生的头顶徐徐举过,毕业生们纷纷伸手触摸。当收起旗帜的时候,前排举旗的男生热泪盈眶。

每一位同学毕业的时候,他都会送给他们一句毕业赠言,鼓励内向的同学男子汉一点,鼓励不爱表现的同学大胆一点……

提到楼里的大男孩们,他立马打开了话匣子,笑着称赞道:“我们楼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快递冒领的情况,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却可以体现出同学的教养。”

台下,3300余名到场毕业生掌声祝贺。

今年的毕业季,陶叔的任务繁重了许多,量体温、登记人员进出、统计学生数据并上报,这些日常工作,他每天都要重复多次。甚至同学出去吃饭回来,都要登记两遍信息,他平均一天要签名200多次。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同学们教会了他用电脑,带着他一起学英语。陶叔则在生活上尽可能地照顾他们,教给他们书本外的道理。“他们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比如考试失利、恋爱分手都会来找我。”

陶叔在华政做宿管员8年,他能够认得每一个学生,甚至知道他们各自的性格特点和习惯。

“疫情让这届同学成熟不少。”毕业典礼上的学生和教授发言中,有几个关键词让他印象深刻:国家、民族、家国情怀。

陶婧是华东师范大学团委副书记,也是毕业典礼和晚会的幕后工作者之一。

参加毕业典礼、收拾起大大小小的行李、交还宿舍钥匙,当毕业生们挥手离校,有老师、保安、宿管……一路守护目送。

关于建筑部分,游戏背景设定在公元873年,而9世纪的萨克逊人并非出色的建造者,他们往往生活在小村落中,建筑也往往是由木、土制成。阿尔弗雷德大帝是当时首位为城镇筑防的国王,不过也没有用上石头,而是通过木栅栏和木塔抵御外敌。直到11世纪诺曼征服后才能看到正在建造的石制城楼。

搬运行李可以提前预约,6月28日到7月7日,是他和同事“接单”的高峰。“电话不断打进来,登记都来不及。”他称,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忙个不停,有时中午吃饭时间也有活。

登记离校信息、收回钥匙、拍拍肩膀或者像个哥们儿一样来个拥抱……华东政法大学的宿管员陶叔就这样送别一位位毕业生,看着拖着行李,走出生活的宿舍楼,走向更广阔的远方。

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毕业晚会变成了同学们喜闻乐见的演唱会形式,也更加温馨。学校还准备了荧光棒和灯牌“应援”。

“我可能说的更多的是学生的缺点,但是我真心希望他们毕业后发展得越来越好,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

而令陶叔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广西的男生,因为一些事,家人飞来上海站在宿舍楼外,可是男生不愿去见。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幕后的人送别毕业生们上场,祝愿他们怀揣理想,大步向前。

拥抱、拍照、告别,是夏养行常能看到的场面。往年毕业季巡逻时,他还看到各学院组织合影和活动,很是热闹。今年,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一起拍照。面对一张张青春活力的面庞,他说:“祝他们前程似锦吧。”

十天的搬行李接单高峰,有位女同学足足有27大箱

曾经,他很担心一个体型稍胖男生的健康。于是,他每天都会换着花样和男生聊:“今天吃什么了?”“这么好的天气不去散个步吗?”

但2020年的毕业季注定不凡,它承载着不一样的分别。毕业生用力挥别校园,学校一路牵挂相送。

最后,他和男生聊了数个小时,打出感情牌“你不出去,我也很没有面子的呀,你平时那么照顾我,今天不照顾我吗?”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少颖 张慧 实习生 文祺 记者 韩晓蓉

楼里的大男孩们,考试失利、恋爱分手都会来找我

夜幕降临,以“未来,从容而来”为主题的毕业晚会如期开展。

“女生的行李比男生多。”夏养行记得,有位女同学的行李足足有27大箱,还有养的小龟、垃圾桶等不好打包的东西,用车运了两趟才搬完。原来,这位同学在上海工作,把东西搬过去,就省得重新购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