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20岁球员抱怨月薪两万太少!郑智年薪超两千万网友你不配上

原标题:20岁球员抱怨月薪两万太少!郑智年薪超两千万,网友:你不配上

北京时间12月10日晚,国奥后防大将赵剑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爆出雷人语录,当记者问到年轻球员的工资收入时,这名年仅20岁的小将抱怨道:“我的工资也就两万元,远不及外界传的那么高。”对比表达球迷也是各执己见,有的球迷认为国奥糟糕的表现配不上两万元之高的月薪,但在笔者看来,能够踢国奥主力年薪却只有两万,这何尝不是中国足球的失败?

以下为付彪圆桌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

在由咖喱VC联合创始人韩笑、以《新常态下,市场化LP投资新趋势》为议题的高峰论坛上,中关村协同创新基金合伙人周超、连界资本董事长王玥、鑫航资本MD付彪、嘉豪投资合伙人李鑫、天府国际基金小镇总经理谭啸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付彪:从我们来看,其实白马基金规模比较大,也曾经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他们的投资收益相对来讲会比较稳定,所以投也没毛病。但是我们要投的话,大部分白马都不会看,因为他们的投资门槛比较高,我们是一个比较小、比较新的公司,所以可能匹配不上。再就是我们的逻辑想投单一赛道上专业能力上匹配上,所以有一些综合性的基金规模上很大,但是在单一赛道上,比如说技术上门槛特别大的一些赛道上,如果他们在这个赛道,影响力不大,他们接到的案子不能拿到市场上最好的项目。白马基金我们更关注一点的就是他们团队,因为现在已经发现太多从白马机构退出来的这些人,所以我们可能更关注跳槽出来自己创业的机构。

在杜富国看来,这个年纪的他应该是照顾父母的,现在却是父母在照顾他。刚开始,战友也会帮杜富国很多,但他觉得这反倒会把自己“宠”坏,不让他们把自己当病人:“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杜富国看来,这点疼痛,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圆桌上,付彪分享了鑫航资本看好的赛道例如人工智能、大消费等市场上比较火的项目,但在挑GP时鑫航资本自己选择标准,付彪表示更喜欢在单个赛道有话语权的专业化GP。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

韩笑:到场的各位嘉宾下午好!我是最后一个环节此次LP主持人韩笑,另外一个身份是咖喱VC联合创始人,非常荣幸能够与各位相聚于此。第一个问题依然是破冰环节,希望各位前辈用简短的时间描述一下自己代表的基金与公司。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但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我预料到了。”因为他清楚,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

后来,他又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付彪:我是来自鑫航资本的付彪,我们管理规模是几个亿,和的前面前辈比不了,我们做市场化LP有五年时间,做管理人是今年刚刚开始,我们比较看好的赛道有8个,不一一列举,有人工智能、大消费等等,市面上比较火的项目都看,但是我们挑GP有自己的选择标准,我们更喜欢在单个赛道经营多年并在此领域有话语权的GP。

包括足球在内很多人急于求成,而涉及足球本身,最根本的问题并非足球加入高考就能解决,还是需要解决很多问题,比如优秀的教练,优秀的球探等等。试问各位有或正在引领孩子走向足球想法的家长,一个需要占据大部分学习时间且必须跻身中国前百强才能收入可观的职业,您会选择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同时,付彪表示个人看好FOF基金。其原因主要在于美国基金在40-50%都是FOF, FOF可以分散风险,从考察风险的方差来看,GP的方差是将近母基金的方差3倍,风险是FOF的3倍左右,FOF可以做成很标准的理财产品。“我们挑一些市面上TOP5%、TOP10%的GP,平均收益率也可以达到PE或者VC的平均收益率,他们也有统计过,FOF跟PE平均收益率是大体相当,并没有说多加了一次管理费收益率下降非常多。”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但从那个时候,杜富国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

韩笑:很多LP们跟我们交流说一支基金它的管理规模与能够为LP带来的回报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们看到确实有很多基金管理规模会越来越大,此前的基金表现很棒,但是未来大家是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所以,各位对于这个问题是如何思考的?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

付彪:首先要看经历,我们大部分都是在知名投资机构,业绩虽然在新基金里面没有,但是在老的基金里面做的还不错。所以需要考虑一下。第二考虑一下是怎么出来的,老东家有没有成为基石投资者。更重要的是整个产业上地位,我们看到的投的好的很多做早期的,后面基金找接下来的,所以影响力很大,很专业,那些创业的人就会找到他们,能给这些产业赋能,能帮到企业的投资才是最好的。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都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为了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重新蓄力,2019年,猎云网携全新品牌“新势力(New Force Summit)”亮相。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

付彪:我同意前面两位的观点,我看一篇博士论文,把近20年所有的基金IRR、成立年份,还有资金规模做了多因素的回归模型,建立这个模型之后测相关系数,发现IRR与基金规模不太相关,相关系数是负的,但是负的不是特别大,不到0.5。所以从数据上来讲也是这个观点,相对自己来讲,我们更喜欢看一些规模相对适中,不要太小,也不要太大,最大不超过100亿的基金。因为我们跟它很难匹配到所有的资源,再就是它们的业绩也不是那么好。这是我的观点。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此次盛典上,猎云网将通过六个版块分享创业者和投资人在智能制造、文娱、零售、医疗、教育、汽车等领域的启发性的观点和行业前瞻,围绕多个维度,分享科技和产业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握未来新方向。

中国足球运动员层次差距极大,收入差距更是难以想象!抛开俱乐部乃至国家队奖金不谈,单论固定月薪,赵剑非这样的联赛新人仅为2万,而郑智网络上一度传言其年薪超过2000万。笔者上文所言此为中国足球的失败就在这里,想要成为某一领域前几百强难度不言而喻,但收入差距如此之大不值得深思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除了双眼球被摘除,双手被炸断更是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在生活的战场上,杜富国依然是强者!

杜富国还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

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刚开始的那两分钟依然会感到晕,但杜富国觉得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正常地走,只是需要扶墙而已。

韩笑:总体听下来投白马基金提到共同点就是关于团队,本质上还是给人信任的基石,这是投资的基石。接下来问一下付总,比较倾向于黑马基金,比如说在产业里面有一定的能力受到认可的黑马基金,面向这样的基金时会主动考虑哪些因素?此前咖喱基金面对着没有业绩的基金,你会考虑什么样的因素呢?

12月10日~11日,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新势力·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当记者问到打疤痕针疼不疼时,杜富国回答:“如果打起来不痛,效果就不好,当打着很疼的时候,这个疤也就好得差不多了。”

拍卖信息显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17日10时至2019年12月18日10时止(延时的除外)对邯郸远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四笔厦门国际银行1250万股股权进行第一次拍卖,每笔股权评估价5812.5万元,起拍价4068.75万元。四笔股权共计5000万股,评估价累计约2.33亿元,起拍价累计约1.63亿元。

根据拍卖结果,其中两笔股权的成交价均为4748.75万元,其余两笔均为4068.75万元,总计约1.77亿元。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一公里、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韩笑:下面一个问题,我相信各位LP们都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募资机会,各位面对着传统的白马基金的时候,会考虑哪些信息维度等等。

(截图来自阿里司法拍卖网)

韩笑:刚才提到两家投一个项目是互相背书,互相信任。刚才提到我们未来会配置自己的S基金,既是母基金又是S基金,嘉宾们可以聊聊见解。

“我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那段时间,杜富国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

付彪:前面两位大佬说的太好了,我补充一下,做母基金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收两次管理费的问题,母基金再收一次,肯定会把我们的收益拉低一些,我们通过直投,把这部分收益拉起来,有些母基金通过这样的创新方式可能管理费就不再收了。另外,我个人也是比较看好FOF这个行业的。因为美国这部分基金在40-50%都是FOF,FOF可以分散风险,具体怎么看,我们从数据上来看,从考察风险金融上用方差来衡量,直投基金的方差是将近母基金的方差的3倍,也就是它的风险是FOF的3倍左右,这样的话FOF可以做成很标准的理财产品,前景也是非常好的,我们挑一些市面上比较好TOP5%、TOP10%的GP,平均收益率也可以达到PE或者VC的平均收益率,他们也有统计过,FOF跟PE平均收益率是大体相当,并没有说我加了管理费分散风险,FOF平均收益率下降很多。

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中国在册职业球员数量相当少,从中超至中乙,能够踢上职业联赛的不过五六百人,其中能够效力国家队量级的球员更是屈指可数。很多球迷认为赵剑非两万月薪太高,我们不妨换个角度,当我们在中国某一领域成为顶尖人才,我们会满足仅两万的月薪吗?

很多球迷认为中国人不喜欢足球,但笔者认为并不是不喜欢,而是没有资本喜欢!深入足球这项职业产生的风险太大!如果足球像乒乓球那样,只需要一张球台,情况就会好很多,足球涉及的东西太多,目前整个足球市场还是只呈现资本运作模式,而没有体现资本运作的收获。很多人都喜欢足球,但是根本问题在于喜欢足球的人要么没有资本,要么没有话语权,而且舆论压力太大了。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